落秋中文网 > 晚唐浮生 > 第四十四章 辽阳

第四十四章 辽阳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天庭小主播我和女主播的那些事娱乐玩童西游之问道长生一符封仙六零小娇妻都市小世界变身咸鱼少女圣神传承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o,最快更新晚唐浮生最新章节!

    “唏律律!”五百骑兵也离开了车阵,趁着契丹人撤退的当口,展开了追击。

    契丹人走得很匆忙,而且很慌乱。

    有的部落率先撤退,这起了很不好的示范效应。于是更多的人跟着撤退,甚至争先恐后,生怕被别人扔下来当替死鬼。

    毫无疑问,这产生了极大的混乱。

    刘鄩手下不过区区五百骑,但因为无人阻挡,没人肯留下来断后,因此奋勇前行,勇猛进击,追在契丹骑兵后面,大砍大杀,肆意收割着生命。

    耶律释鲁气得破口大骂,但周围都是人,且处于慌乱之中,便是想下达命令也无法。只能指望有部落头人带着部众挡一挡了,否则实在过于难看——两万多人被五百骑撵着屁股跑,成何体统?

    很遗憾,到最后也没人留下来这么做。所有人都在策马奔逃,一口气跑出去数十里之后,直到马儿跑不动了,这才惊魂未定地停了下来。而此时,夏军追兵早就不见踪影了。

    “丢人啊!”耶律释鲁跌跌撞撞地下马,回首看着来处的茫茫草原,心中悲愤。

    诸部酋豪们也有些羞愧。

    方才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夏人不过数百骑,能造成多大威胁?但所有人就跟着了魔一样,争相逃跑,完全没有停下来御敌的意思。

    当然他们不是主要责任人。

    撤退之时,耶律释鲁曾命令乙室部的人留下来断后,但他们究竟有没有执行,大家都看到了。这帮孙子,一定在夏人发起追击的那一刻,就已经撒丫子跑路了。

    “爷爷……”长子耶律绾思牵马走了过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收拾人心。步军还落在后面呢,得派人去接应他们。”

    “步军!对,派人接应。”耶律释鲁如梦初醒,立刻下令道:“绾思,你挑选五千骑,沿来路回去接应。”

    “好!”耶律绾思也不废话,立刻点了迭剌、楮特两部三千骑,又叫上了六部奚、室韦、鞑靼两千骑,携带好骑弓箭矢,沿路返回。

    耶律释鲁想了想,又唤来两人,令他们各引三千骑,前往放牧牛羊的地方,谨防遭到夏人突袭,保住己方的食品来源。

    左一道命令,又一个吩咐发下去之后,耶律释鲁喝点水,吃了几口干粮,感觉好多了,思维也渐渐明晰了起来。

    今日这一仗,败得实在有些惨。

    六千多步兵伤亡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也不知道还能撤回来多少。

    诸部骑兵,加起来也损失了数百骑。方才撤退过程中,又不知道被人斩杀多少,估计不下千骑。

    这一把,损失真的有点大。

    其实现在仔细想想,战斗不至于打成这个鸟样。

    夏人固然能打,但他们不是没有缺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被圈在车阵之中,行动迟缓、呆板,没有主动权。

    契丹可以选择战或不战。正面打不过,不打就是了,就跟着骚扰。

    火烧、烟熏、挖路、制造烂泥塘,可想的办法很多。

    辽东不是草原。不像草原上找处水泊都难,这里大小河流众多,沼泽也很多。战场上打不过,就盘外招多想想办法。

    “吃过一次亏,该长点记性了。”耶律释鲁长叹一声。

    ******

    魏博夫子们又被驱赶出了车队,打扫战场。

    这次的收获有些大。因为在战斗中有大量骑兵被斩杀,因此遗落在战场上的马匹极多。既有完好无损的,也有很多伤马、死马,这会一一开始处理。

    他们中的部分人被分配了契丹人遗落的兵器,这会正在给伤兵补刀,搜刮财物。

    “我说你们还折腾个什么劲?”有陪同出来的龙武军士卒说道:“安安生生过日子不好吗?契丹人能给你们什么?被掠去了,怕不是要当奴隶,永无出头之日。”

    夫子们抿着嘴唇不说话,继续闷头干活。

    “别不说话。”有军士对他们的态度很不爽,刚想揍人,便被军官喝止了。

    魏博夫子吓得躲到一边,不过眼神中满是不服。

    夏军刚刚得了一场大胜,他们确实不敢炸刺,但要说心服,却也没那么回事。

    “圣人开国称制,大夏如日中天,有眼睛的都看得到。”军官说道:“安东府很差吗?老子连青州都不想待,就愿到旅顺当个折冲都尉。好好种地过日子的,欢迎。若有所图谋,不安分的,见一个杀一个,杀到没人敢作乱了为止。我就不信等到伱们儿孙那一辈,还这么脑生反骨。”

    军士们听了,纷纷叫好,魏博夫子默默干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军官也不以为忤,道:“打扫完战场,再去割草喂马,勿要懈怠。”

    说罢,直接走了,懒得再管这些人。

    人固然趋利避害,但也是情绪化的,他不指望魏人现在就死心塌地。

    有些事情,就得靠时间来化解。第一代人敢于反抗,不愿妥协,高压镇住就是了。只要不给他们机会,反抗性就会一代代削弱。

    而历史,本就是这么一个轮回。

    黄巢之乱到北宋建国,将近八十年的时间。北宋初年的人,与唐僖宗广明年间的人,是一回事吗?

    八十年沧海桑田,魏博镇都被屠戮了三遍。

    河北人口锐减一半以上,契丹逐渐崛起,南方得到了大发展,西北河陇之地碎得更加厉害。

    军队风气变得更加恶劣,从一开始单纯要求赏赐的武夫变成了待价而沽的**,战斗力一跌再跌,虽经郭荣整顿也难掩颓势——战场上耍滑头、保存实力、待价而沽、拥立新主这种事,在朱温、李克用时代是很难想象的,根本没人敢在他们面前这么做,都得奋力死战。

    百姓、武夫、官员、制度、经济、人口,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魏博诸州,自然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听话的人要么杀了,要么老死了,传承也断掉了,风气自然就会改变。

    现在的魏博诸州百姓,如果不出意外,将是旧魏博的最后一代人了。他们或许很难改造好了,但他们的子孙可以。

    刘鄩站在一辆辎重车上,静静听着方才的一番对话。

    “安东府要想发展,其实还是需要魏人参与进来,但得剔除桀骜不驯之辈。”他轻声叹道:“慢慢来吧。”

    ******

    休息了一晚之后,车队继续北行。

    从七月十四日开始,整整五天时间,没有遭遇任何大战。

    契丹人派出了中小规模的骑兵反复袭扰,但收效甚微。

    他们方经大败,士气受到了挫折,根本不敢硬冲。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撒丫子跑路,那么可想而知这种骚扰的效果有多差了。

    对夏军造成最大困扰的,其实还是被契丹人破坏得坑坑洼洼的路面。

    诚然,车可以走山路,可以过颠簸的路面,但终究还是平坦的道路最好走。

    路面一坑洼,不但速度降低,车辆磨损也会加大。更别说,契丹人挖的壕沟还需要派出人手取土填平了。

    可怜这条驿路,唐人势力退走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维护。渤海人占领辽南之后,倒是整修过一番,但投入也很有限。如今被契丹人大肆破坏,基本算是废了。

    七月二十日,刘鄩已经远远看到了辽阳半坍塌的城墙。

    也是在这一天,契丹人再度大肆聚集,人数似乎比上次还多,大概有三四万人。

    旌旗漫山遍野,鼓声响彻东西南北。

    从天空俯瞰下去,一支孤独的车队行走在苍凉的草原之上。

    车队前后左右,到处都是奔驰不休的骑士牧人。他们的人数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充塞了整片原野,掀起了漫天烟尘。

    车队坚定向前,没有丝毫迟疑。所至之处,密密麻麻的骑兵如潮水般散开,慌不迭地退往两边。

    车队走过之后,潮水再度合拢,慢慢跟在后面。

    龙武军数千将士,就像汪洋大海之中的一叶孤舟,潮水来来回回,却始终无法将这艘孤舟掀翻,只能目送他们劈波斩浪,一点点向前。

    二十日夜,契丹人发起了势若疯虎的进攻。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再拦不住,明日夏人就能进辽阳城。虽然这是一座已经半废弃,城墙半倾颓的破败城池,但多少有点遮护作用,一旦让这些兵进了城,再想夺回来就很难了,甚至可以说不可能的。

    而辽阳这个位置,也是驿道交通的核心枢纽之一。往前推三十年,唐人尚未退走的时候,唐廷出使渤海,或者渤海遣使入长安,都要经过辽阳——耶律释鲁可是知道,唐文宗之时,张建章出使上京龙泉府,就在辽阳暂歇过,彼时辽阳城尚有数千唐兵驻守。

    契丹经过血战从渤海人手里夺来的地盘,如何能轻易让出去?

    于是夜袭开始了,但又很快结束了。

    夏人即便是在夜间,也非常警醒。他们燃起火把、火盆,刀枪森严,严阵以待。

    而且部伍整肃,法度森严。一部分人席地而卧,用木板、粮袋遮蔽身形,躺下休息。即便车队外围鼓声隆隆,杀声震天,但该休息就是休息,不受丝毫影响——打了这么多年仗,不会在战场环境下抓紧休息恢复体力的,早就被淘汰了。

    契丹人左冲右突,闹腾了一整夜,除了丢下千余具尸体外,没起到任何作用。

    二十一日一大早,随着鼓声响起,车队慢慢调整阵型,坚定无比地开进了辽阳城。

    东南风之中,刘鄩仿佛听到了契丹人心底某种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耶律释鲁又喜又怒。

    喜的是终于下雨了。雨一来,骑兵固然没法驱驰,但马车也不便行走。

    怒的是今年雨水为何这么少?怎么不早点下?

    他立刻率部退向了远方,召集诸部头人商议。

    (本章完)

本站推荐:我村子里的后宫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林家女重生之财源滚滚妙骨生香军少的律政娇妻重生九零之军长俏娇妻佣兵的战争别玩网游

晚唐浮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秋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孤独麦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独麦客并收藏晚唐浮生最新章节